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汉 > 第八卷:《气壮河山》第二百七十六章:无意之间……

第八卷:《气壮河山》第二百七十六章:无意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些人,一席话,他们还没有开始谈就在试探对方,试以不必借语言来完成目的,很多时候只需要观察一个眼神,一闪而过的表情,从细微的方面就能察觉出对方内心的想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斌和刘彻并排而立,他们借由地势在遥望远处的乌穆草原,他们看的很入神,谁也不愿意首先说出哪怕是一个字。
  
      视野的宽阔总是能让人看的心旷神怡,男人的心胸是否广阔存在许多因素,最为重要的因素正是男人的眼界是否够远、够宽。我们可以把眼界简单地解释为对局势的了解、对周边事态的关注和理解。
  
      站的高看得远是千古不变的旋律,而某些人由于站得太高会忽视一些底层不曾去注意过的东西,如此一来也就少了一些根基,恰恰被忽视的那些对人来说却是最重要的,所以每个人的心路旅程也就都不同,对事情的理解也就不同。
  
      林斌遥望大草原心里在想什么?他会想:该怎么做?或者做得更好一些才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发展?
  
      现在的林斌不想打大规模的战争,他领导下的汉部正在面临最重要的时刻,目前各国都在交战,汉部周边也不平静,甚至说汉部目前也在和卫氏朝鲜交战,然而汉部需要时间来自我升华,一边交战一边提升本部的文化素质和人民素养。
  
      汉部需要迈过目前这道坎,迈过去了的汉部不再只是一个军事强国。还将是一个文化和人民底绪强悍地国家。
  
      如果想从沉淀提炼精华,那么林斌就一如既往地需要时间,时间一直都是敌人,对林斌来说也不例外,只不过是林斌比较迫切一些。
  
      乐手又在开始弹奏,这一次弹奏的乐曲不是中原人所熟悉的语调,那名粗犷的乐手拉着胡琴,用着低沉的声线哼合。语言是汉语。听上去是那么的和谐。
  
      刘彻感慨了。原来塞外是如此的美丽,美得让人无法拒绝。
  
      观赏美的事物是人地天性,占有美丽地事物从来也都是人地天性,喜欢他(她、它)那就去占领!其实这就是所谓的人性本恶。
  
      刘彻心里的信念在被动摇,他是一名博学的帝王,从小学习百家,着重学习包括儒家、黄老、法家、兵家在内的四种学说。他的主要老师是儒家信徒,由此也比较倾向于儒家学说。
  
      什么被动摇了?儒家一直都在说化外是一片不毛之地。化外是哪?指的就是中原之外地地方。正是儒家的提倡让人觉得除了中原,其它地方都是不值得占领的,是不是可以解释说儒家是阻止民族向外扩张的枷锁之一?
  
      在来到西林之前,刘彻所理解的汉部是一个连衣服都没有的群体,汉部的人就应该身穿兽皮,拿着被淘汰的石器,拥有火种却生吃食物……
  
      而似乎与汉部有仇地儒家一直在制造一种舆论。儒家擅长编造虚无缥缈地故事。一切不被儒家接受的就是邪恶,拿西方人的话来说就是异端,不能去接受它。也不需要去正视它。当然!仁慈地儒家应该蔑视它,但是懒得消灭它,反过来还需要适当的用看不起的目光和态度去扶植它。
  
      以上都是胡说八道……,不过儒家缺少开阔进取精神是不争的事实,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喜欢空谈。
  
      “化外并不是不毛之地,从前懒得关注的辽地在汉部占据后成了遍地是宝的良地,根据回报,原乌桓领地木材充足、珍奇药材无数、神奇毛皮无法计数;原夫余、肃慎之地矿产丰富,多产一种黑色可燃的石块,铁矿、铜矿产地甚多……”
  
      刘彻的信念彻底动摇了,他在细想汉国内部有没有什么注重实际的学说,想来想去并没有这么一个学家,不过把法家、墨家、儒家三派结合起来倒是符合理想。法家死板注重实际条文;儒家富有创造能力而且崇尚博爱与非攻;儒家注重礼仪讲求条条框框。不同理念的学派,它们重叠起来竟是如此不可思议。
  
      “难道就有如林斌所说的?任何一个学派都有可取之处,身为统治者不是应该去抬高任何一个学派,应该作为掌握学派的人,让各家学派去竞争,统治者从学派竞争中去寻找自己的治理之道?”
  
      领悟是人类的进步根源,一旦领悟了一些什么,那么眼界也将得到开阔……
  
      刘彻收回视线,他侧着身子静看旁边的林斌。
  
      所谓眼见为实,刘彻眼中的汉部虽然贫困,但是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身穿兽皮、生吃事物或是朝不保夕。汉部的文化底绪是十分的差劲,但是汉部也不是野蛮人的国度,再说汉国认识字的人多么?不多!知识是少数人炫耀自己的本钱,没有被拿来提升国力。汉部的军队倒是像传言中那么善战,士卒精悍、装备精良,而似乎汉部的人太好战了,这点从某些小事就能观察出来。
  
      “想要达到中央集权只需要掌控军队?的确!军队才是根本,掌握了军队就等于拥有实权,国事不需要并不成熟的学派来搅局。”
  
      以前一些不懂或者不够透彻的,刘彻霎那时懂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做得最错误的只有一件事:没有在发现林斌军事才能的时候立刻杀掉或是全力招揽!
  
      “就像二姐(刘)说的?是我一步一步的把他逼离汉国,让他走上与汉国对立的道路?”
  
      可笑!刘彻心里颇为无辜,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放下身段去讨好一名臣属,他只是在做任何一名君王都会做的事情罢了。造成如今这个局面是他作为君王不够成熟,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理想地判断。
  
      ……
  
      “护汉侯。”
  
      “喔?特使。西林的风景怎么样?”
  
      “好则好矣。不过
  
      之中原相差犹自甚远。”
  
      “呵?嗯!你说的是实话。”
  
      两人又在笑了,他们不否认对方身上有吸引自己的东西,让彼此都想深深地交流,得到自己想得到或者学习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