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汉 > 第七卷《卷土重来》 第二百二十七章:蛮横一把

第七卷《卷土重来》 第二百二十七章:蛮横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林斌说完看见刘陵等人露出惊骇的表情,他自己却也稍微怔了怔,随后马上稳定心神,表现一方霸主应该有的气度,牛逼哄哄的请刘陵等人坐下。他对淮南王与汉国天子的策略不同,决定相处的姿态也必然有所不一样。
  
      “长安发生了什么事?”
  
      刘陵与毛周彼此相视,雷被却是在用眼神讨好林斌,这主仆三人的举动有些怪异。
  
      雷被和毛周同是淮南王刘安的心腹,与苏非、李尚、左吴、陈由、伍被和晋昌同是淮南王府上的‘八公’。其中雷被是一位剑艺精湛的剑客,同时雷被也是一个不怎么安分的人。
  
      为什么说雷被不安分呢?答案来自于他不想永远只是作为一名门客,他心中有很大的报复,希望投效军旅在疆场建功立业,他也多次向淮南王刘安请求去从戎,淮南王刘安找了许多理由拒绝。
  
      中央政权的刘彻兵压淮南,雷被又再一次请求淮南王让他带兵征战沙场,这一次淮南王刘安回答得更干脆,刘安说雷被不是一个带兵的料子,还是留在身边耍耍剑术教导淮南王太子刘迁好了。
  
      雷被的心被伤透了,在后来与不足十三岁的淮南王太子刘迁对练中,一次不小心伤到了刘迁,就此与刘迁交恶,淮南王刘安又因为雷被多次请求带兵而生出疑心。雷被表面上依然风光。其实他所有地权力都被免除,心里自然有点愤慨与不甘愿,这一次他主动请求跟随出使,为的就是找个机会脱离淮南王另寻它处。
  
      其实刘陵也明白雷被的心态,她多次有意无意的劝雷被交好林斌麾下的大将,雷被虽然心疑刘陵的用意。他却也不想放弃从戎地机会,自然是抓准时机大肆交好林斌麾下的大将,并且多次隐晦的暗示请求收留,只是一直没有得到答复罢了。
  
      林斌也不着急,他看戏一般的看着主仆三人在那里用眼神做无声的交流,偶尔对雷被温和的笑笑。
  
      林斌不相信刘彻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毕竟这个时代孝道被放在首位,所以窦老太太现在应该还活得很滋润。那么就是刘彻不顾冬季发兵淮南了?而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地可能性。刘彻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按照牌理出牌的人物。
  
      刘陵假兮兮的做出擦眼泪的姿态,“汉王,长安传来噩耗,说是……皇太后逝了。”
  
      林斌呆了一下,一拍大腿,也不知道他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他心里可谓是极度惊讶,没想到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以致有点没反应过来。
  
      刘陵只是一作态就算罢了,她严肃道:“刘彻严密封锁消息,此道消息乃是父王重金从宦官处得知。”
  
      林斌下意识看向雷被。看得雷被一愣神艰难地点头。其实林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雷被,可能雷被也是莫名其妙下意识就点头。大有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思?
  
      刘陵径直往下说:“刘彻既是严密封锁,此……必然乃是真事!宫中多有传言,说是突然暴毙。窦老太太身体一向安康,爆燃暴毙谁人会信?再则……窦老太太乃是窦氏等门阀的靠山,窦氏门阀对窦老太太逝一事处理低调。此一来更显反常。”
  
      林斌心说“你们一家子的事情来和我说做什么?”表面上却是专注倾听状,他还是不信刘彻会杀了自己的奶奶,觉得这里面很有问题。
  
      刘陵见林斌有在专心听,她说地更是欢了:“父王猜想刘彻此间必有动机,让奴提醒汉王,务必要小心刘。”
  
      这事……还真是有趣,至少林斌一听差点爆笑。
  
      话说刘彻想对付林斌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发兵。刘在这里被监视得死死的,一些小动作分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所以那些作态对付的只能是淮南一系,林斌哪里会有什么事情?林斌嘴角一勾。示意刘陵继续往下说。
  
      “奴听闻刘彻诏书已出,李广不日将以使节正使身份来此,随行尚有一万北军,此一万北军乃是接替稍前的士卒……”
  
      刘陵这么说就是在提醒林斌“前面那一万北军全死了,你拿什么去和刘彻换?”,她见林斌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里有点失望。
  
      “李广此来不再返回汉国,需留在刘身边,一万北军亦不再返回,如此一来……汉王将如何视之?”
  
      林斌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稍前那一万在河朔全数阵亡的北军尸体已经送还汉国,他没想到刘彻会再送一万士卒过来,而这一次领军地更是大名鼎鼎的飞将军李广,这就需要好好琢磨一下了。
  
      可以猜测,刘彻认为林斌会选择答应和亲,因为那样对双方都有好处,按照这个时代的思想观念,一万士卒充当嫁妆也是无可厚非,那么刘彻有什么理由让一名将军陪嫁,而且这名陪嫁将军还是一个大家族的家主,里面所包含的是什么意思?
  
      看似混乱,其实里面却简单无比:李广的大儿子李单户举荐林斌从戎,他本人又多次在天子面前为林斌说好话,按照观念而言,李广就等于和林斌绑在了一起。再则,七国之乱的时候,李广被派往梁王手下效力,李广又不懂得避嫌,与刘武相处得颇为融洽,被当时还在位的刘启疏离,刘彻登基后为了约束李广更是招进了长安当卫尉,实则是表示信任,其实是就近好监视。
  
      有了以上地解释,一切似乎变得清晰了许多?
  
      林斌看似随意的问:“李将军的儿子们……他们现在怎么样?”
  
      刘陵终于能安心地笑了。她就怕林斌无动于衷,会问就是心房有了空隙,应该会好下手许多?她回得比较巧妙:“奴听说李将军地大儿子李当户去年就被免去郎官一职,一直
  
      排;二儿子李椒因为上次胡虏攻陷雁门也被免职;三嘛……年纪还小,奴家就不知道了。”
  
      林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如果他是这个时代的人不会再继续追问。但他却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都还在长安吧?”
  
      刘陵很明显的一呆,眉头皱了皱,“奴……不知。”她显然把那些消息当成了筹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