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汉 > 第七卷《卷土重来》 第二百二十六章:骇人听闻?

第七卷《卷土重来》 第二百二十六章:骇人听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斌看着刘显得一脸铁青的离去,知道拖拉了许久的现了一个不怎么好的结果,他喝退身旁的女奴缓缓站起来走向后账。
  
      后账之内,吕炎和两位将领坐在黑暗的角落,他们刚刚听到了所有讲话内容,各自心态有所不同。
  
      吕炎身躯完全缩在黑暗里面,表面上看去十分沉稳,只有那双在黑暗中不断抖动的双手和偶尔的深呼吸能够让人猜测他心情极度亢奋。他原本应该身在西辽河前线,这时却出现在这里,光从这点来想必然有不简单的理由在内。
  
      另外两名将领由于所坐的位置没有办法融入黑暗,但就算是两人坐在光明之下,配合着全身黑色,身上发出来的阴冷气质给人的感觉也好像是身处黑暗之中。当然,这仅仅是气质上的一种感官。他们听见脚步声睁开了眼睛,霎闪而过的是两道看不见却是能感受出来的阴森寒光。
  
      吕炎刚刚一直试图套出两人的身份,但是无论他说多少话那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反应,给吕炎造成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就好像明明看见那两人的存在却生出一种根本不存在的错觉。以吕炎的智商大概猜出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他也就没有继续试探,而是下意识的让自己躲进黑暗。
  
      林斌刚踏进内帐,吕炎和那两个人齐齐站立起来表现应有的恭顺。
  
      “刚刚地话都听见了?”
  
      吕炎嘴唇动了一下没有出声。他无法确定林斌是在问谁。
  
      那两人亦是没有出声,眼神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继续站立。
  
      林斌似乎也没打算让他们答,径直往下说:“我要知道汉国内部发生什么事!”
  
      两人之中的一个人总算有了动静,稍微矮一点点的人向前一步,惜字如金:“遵命!”
  
      “原来不是哑巴……”吕炎怪怪想道。
  
      林斌扫视内帐一圈很不自然的皱眉,他抬手招了招。就是刚刚吕炎坐的位置后面突然冒出一个娇小的人影,这让吕炎吓了一大跳。
  
      吕炎下意识看向林斌像极是在问“为什么我后面会有人”又或是“我怎么没发觉后面地黑暗有人”,竟是在霎时冒出一生冷汗。这时天气很冷,可以想象吕炎心里有多么紧张。
  
      林斌心情可能不是很好,他不想吕炎误会什么,仍是解释:“你刚才坐错了位置。”
  
      吕炎很明显的一愣,随即是心里发凉,他还真不知道林斌是在什么时候拥有这么一支黑暗的力量。
  
      娇小的人影出现后就下拜。由于光线的问题无法看清楚样貌,所以无法判断是男是女,“奴婢参见主人。”,显然,从声音判断是个女的。
  
      林斌虚抬双臂,娇小人影站了起来。
  
      “都坐!”
  
      林斌崛起不过才两年多的时间根本没有办法训练出这么一批人,不过不需要他去亲手训练,自然会有人乖乖的把自己手里地力量贡献出来。是谁弄了这么一批人给林斌?很明显,如果想训练出这么一般人绝对不容易,首先需要的是拥有不小的军事实力和经济能力。答案呼之欲出:正是蒙诏。
  
      “淮南王刘安的人在做什么?”
  
      吕炎继续心里胡思乱想……
  
      那两人之中稍微高大一些的人答:“结交大将。”,看来也是一个惜字如金的角色?
  
      林斌露出冷笑,他一直都没有怎么去理会刘陵、陈由、雷被一帮人,任他们在私底下做小动作,用意就是想看看他们能做出什么事,从一点点端倪判断淮南王刘安有什么目的。
  
      其实出现在内帐的三个人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他们全部是原先秦蒙诏部的成员,追溯起来应该称呼为秦人,曾经属于秦王朝皇族地暗探。秦朝强大一时,很多人认识的是秦王朝明处的力量,所谓明处的力量当然是军队,但是绝对没有多少人知道秦王朝手中的另一支暗黑力量。其实无论明处还是暗处,哪个时代都有自己相辅相成的力量,只是知与不知罢了。
  
      一个王朝地灭亡总有她的过程。若说当初那些反秦势力中没有埋伏暗探绝对不可能。祖龙死得太过突然,秦也亡得太快,当时的秦内部斗得更是不亦乐呼,这支黑暗力量没能上场就到了楚汉相争的年代。秦亡汉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一个过程。秦时那支黑暗的力量被蒙诏的先祖弄去,想当然耳,秦安插在汉的力量也就成了蒙诏部的一部份。
  
      身处黑暗地人总是没有名字,有的只是一个代号,不管内帐三人以前叫什么,他们现在都有了一个林斌新赐予的‘名字’。高一些的中年人叫督军;矮一点地那个其实已经年过半百,名叫南卫。这两个人的名字决定了他们所处的位置,显然就是监视汉族内部和箭矢汉国。娇小女人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她叫红裳。
  
      “结交大将……,那些人有将收受的东西自动上缴吗?”
  
      督军直起腰杆,双手放在大腿上,一字一顿:“将军们不敢私藏,已全数自动上缴。”,看来他是一个不善交流的人?
  
      林斌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点头肯定督军的办事能力,至于督军能不能看见,那不是林斌的事。
  
      吕炎渐渐稳定了心神,他略一思索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心里不断痛骂蒙诏,竟然不打个商量就交出了手中最强的力量,交出去后也没吭一声,把自己瞒得死死的。这下可好,他没有像蒙诏那么光棍,都半年多过去了还把暗中的力量藏起来,难怪林斌会对他那么警惕。
  
      “你上次
  
      国地力度不够。”
  
      吕炎直到林斌看向自己才明白那是在说谁。吕炎上次派出军队进入原秦国领土办事。期间与汉国发生了多起小摩擦,从汉国‘骗’回了大约二十万的人口,他心绪烦乱竟是有点听不懂所谓的力度是什么,愣在原地。
  
      “这次把你从西辽河召回来有两件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