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汉 > 第六卷《猛士》 第一百七十六章:走吧,向西!

第六卷《猛士》 第一百七十六章:走吧,向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昭所推荐的人年纪不足二十,亦生得一幅孩童般的脸有如十七八岁的少年。这名少年名叫赵军,他个子中等,双目却是炯炯有神,看双手老茧,该是时常习练刀兵。
  
      赵军步伐稳健,走起路来每一步迈出去的间距都相同,里定时双手下垂在腰,半蹲的身躯像是随时都能爆发而起。他得到蒙昭示意,向林斌致礼:“参见大人。”
  
      林斌点头,语气缓慢:“知道来这里要做什么吗?”
  
      赵军严谨答:“接受大人的考验。”
  
      林斌喜欢办事的效率,他当下让草根子搬进军旗推演的工具,又让人喊来了韩安,准备让两人进行不流血的对抗。韩安是一名善于游战的骑兵军官,他所扮演的是可能来袭的匈奴那方。
  
      如果查清楚地形,知道地图比例,做一个沙盘并不是难事。
  
      林斌向韩安和赵军公布军旗推演的规则、天气、双方兵力对比,他将作为此次军演的裁判。
  
      了解了军旗推荐的规则,赵军很快进入了自己的角色,他开始在临时配发的随军参谋的帮助下排兵布阵。赵军基本上都是依靠地形的优势设立防线,条件的限制无法多设陷阱,他选择在高地布下重兵,多设暗哨。
  
      韩安和赵军还在布置时,在旁充当裁判的林斌出口说了句,“对抗开始”。
  
      赵军在计划中要建造起来的简易墙垒没有造成,陷马坑等陷阱地作业也只是进行到一半。这时开战面对以骑兵为主力的敌军处于完全的劣势。
  
      突如其来的命令没有让韩安和赵军错愕,战场本来就是瞬息万变,什么时候进行战争没有一定地规律,依靠的是主将的扎实功底和灵机应变的才能。
  
      韩安是骑兵。他被假设的是了解战场地形的匈奴军队,当即命令虚构出来的一万骑兵从中路逼近,做出强横突破的姿态。
  
      由于赵军布设有哨卡和狼烟,被判定为发现敌军来袭,他下令堵在中路的重步兵向两边地高坡后退,在中路多设拒马,让部队抛下易燃的干草等物,后路地七千步军相应向前摆出阻击步阵。
  
      韩安做出了再合理不过的反应,探查到赵军设了一个口袋阵型。左、右、前的有利地形全部被占据,防御的军队弓弩兵甚多。又在中路设拒马和抛下易燃物,他谨慎地命令先驱地一万骑兵退后,亲率后面的军队赶上,在此期间又派出侦骑探索其它的方向。
  
      林斌在旁看得点头。在兵力不足的条件下设计迷惑敌军,尽量拖延时间说明赵军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按照军演的时间比例,韩安在两天里不断派出小部队进行试探,终于抓准一次机会利用优势地兵力拖住右边、前方地军队,挥兵三千吃掉赵军部署在左边坡上地一千步军。三千骑兵消灭一千防御的步军后并没有停止进攻,从高坡之上直冲而下。
  
      “韩安想要引右边坡上地防御军队下来?”
  
      林斌听得发笑。如果韩安只能做到这一步。他也不会别人不选。选韩安来对抗。
  
      赵军果然命令右翼的军队向本部靠拢,用箭阵逼退直冲而下的敌军。随后点燃了易燃物,命令全军依借火势阻敌,退到了第二条防线。
  
      其实在战斗开始的第二天林斌就应该派军支援,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判定是想试探赵军的才能,在赵军引兵退到第二条防线的时候,狼军的的援兵到达,自此拖延敌军的目标已经算达到。
  
      “准备一下,明天进行的是实战演练。都下去吧。”
  
      等待帐内诸人退下,蒙昭问:“可堪重任否?”
  
      林斌只是笑,他注重人才的培养,凡是有机会都会最大限量的让麾下去锻炼,这次蒙昭推荐人,说白了并不是简单的测试后就派出去执行军务,只是想更多的挖掘人才以备后用。
  
      次日……
  
      赵军与韩安在大校场进行了一次实际的演练。
  
      有了林斌的交代,韩安没有保留,率领本部用凶狠的作战风格很快击溃了赵军的结阵而立的步军。
  
      失败后的赵军没有露出颓废的表情,反而是极为兴奋的赞了句“好厉害,这是大人的军队!”,随即要求再打一次。
  
      “如果这里真的是战场,你已经战死了。”
  
      赵军二话不说抬起兵刃就往手臂割,“以此血赎罪。望大人成全!”
  
      年轻人就该有一股子胜而不骄、败而不馁的韧性。
  
      “去领十鞭子再回来。”
  
      赵军知道林斌治军的军法,心甘情愿地下去领鞭子。
  
      吕炎现在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他看到的是一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军队,每一名战士都是经过千锤百炼,作战悍不畏死。这样的军队如果只有一万、两万可能起到的只是辅助的作用,但是如果近十万的军队都拥有死战的坚韧意志,足可以向任何人发起挑战。他眯着双眼暗自盘算,是不是把张等人喊过来看军演,用气势使得张等人心生畏惧,然后借机再敲竹杠。
  
      与汉国的‘商量’已经进行了四天,这四天里吕炎可谓是漫天要价,一开口就要二十万套甲冑、三十万柄战刀、八万杆骑枪、五万张大弓、两万部弩机、五千部骑弩、箭枝千万,把张唬得一愣一愣。张不是很懂军事,他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那便是紧急写信给天子,让天子自行抉择。吕炎见到张骞的表现,还以为自己是开得太少了,心里后悔不已,他想以汉国的国力而言,这么点东西的确不算什么。
  
      再一次实际的对阵,已经输了一次地赵军和黑旗军步卒。他们对狼军
  
      方式有了初步的了解,谨慎地选择了敌不动我不动的步阵被盾兵和刺龙枪兵牢牢把守住外围,盾墙、枪林。看去就像是无处下口地刺猬。
  
      韩安的战策十分不改,他仍是派小股骑兵队在步阵外游弋,时而做出冲锋姿态引步阵中间的弓弩手射箭,期待消耗赵军的箭矢,寻找最好的机会再一次用正面的突破击败赵军。
  
      先秦军队本就以防御作战闻名,一旦先秦的步军打定只防御不动,想要突破不是不行,但那需要用多过先秦步军的几倍阵亡率去换。
  
      林斌看得频频皱眉,若是单纯的防御作战。全面龟缩只防不攻自然是没有什么错误,但赵军忘记了自己地职责。他的任务是要拖住敌军,等待己方援军加入战场,这样单纯地防御一旦敌军留在一部份军队牵制,其余军队干脆不理会龟缩成刺猬的步军继续进发。那么也就等于是作战失败了。只要后方有敌军进入,援军被拖住,后方变成了战场,固守防御的步军只有两个下场,战死或者饿死。
  
      蒙昭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他想地绝对与林斌不相同。他之所以脸色难看是因为看到韩安命令军队分成了六段。正准备发起决死的波段冲锋。他有理由相信。只要军令一下。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那些被安排出来当作敢死之士的骑兵也绝对会眉头皱都不皱一下服从军令执行必死的冲锋。
  
      就在韩安要发令进行决死冲锋。用死亡的代价换取突破步阵的命令时,一段金鼓声响彻起来。
  
      **************************************************************************************
  
      “末将……”
  
      “你不用说。”
  
      —
  
      林斌策马而走,他和蒙昭一起来到一脸茫然神色地赵军前面。
  
      “你输了。”
  
      平淡到极点地语气让赵军有如堕入冰窟。他努力回想为什么会被判定输了。从战术上来思考,就算韩安麾下地军队真的能突破步阵,到最后也只是两败俱伤地结局。他越想脸色越涨红,想到防御广牧只是为了整个大战略服务,终于明白错在哪里。
  
      赵军低头、单膝跪地,“卑下……有罪……”
  
      看到赵军醒悟,林斌脸上泛起笑容。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句话用在这里有点不伦不类,但是一名知道错在哪里的领兵军官,只要能反省,从失败中检讨自己,日后必然还是能有所作为。
  
      得到示意,赵军攀上牵过来的战马,他紧紧地跟在林斌等人后面,听林斌讲解什么叫‘战术只是为了战略服务’的道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